立即参赛

《岁月流金》

倪初万

《正体》

唐一鸣

《树枝体》

雷懿鸣

三等奖

《岁月流金》

倪初万

像记忆的碎片,像人生的行走。

评语

吕胜中:“像记忆的碎片,像人生的行走”――这句话更像是阐释文字的定义,但在“岁月流金”布满残痕的笔划上,在它匆匆忙忙的体态中,我不由生出感叹,那就是更加珍惜记忆,珍惜文字。

王敏:既有行书之飘逸,又有金石之硬朗。

陈绍华:那年,我从静谧、懒散的欧洲回来,途经香港回到深圳,那些匆匆忙忙快步疾驶的人群,来不及看清细节擦肩而过,老落命的亚洲人不正是这种感觉吗?

靳埭强:在传统刻版文字中承传一点工艺之美,又似隔着悠长的历史空间在反思着现世人生,若得若失。这是其中一份至爱的作品。

赵健:行走的字,似岁月的痕迹,如人在旅途。

三等奖

《正体》

唐一鸣

省略掉传统字体“顿、转、折”,弱化横竖之间的对比,让字体更简洁、明快。

评语

陈绍华:吃多了大鱼大肉一定要喝杯清水。

余秉楠:兼有宋体和黑体的形态特征,更加简约、明快。风格秀丽、沉静,是很好的正文字体。

赵健: 省略和简洁恰恰形成了这款字的个性。

三等奖

《树枝体》

雷懿鸣

本作品以夸张手法,将字体变形,在每一个字的汇合处加上一圆点,起点睛作用,而字体形似树枝故为树枝体。

评语

吕胜中:一个成年人是不可能变为儿童的,但儿童的天真却可以在生命过程的书写中顽强的显露出来。

王敏:随手画来,生动有趣。稚趣、拙意、与设计师匠心具存。

余秉楠:夸张变形而不失识别性,随意而有集中,童趣盎然。

靳埭强:一点拙趣,一种幽默。

陈绍华:呵呵!像蜘蛛作网,网住了可爱的童心。

赵健: 枝枝杈杈,天然童趣,“点”到为止。